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旅游频道 > 新闻 > 原创力量 正文

三都乡村做好准备了吗? 千年古镇会带来什么一一寻找50年前的家乡味

2019年05月25日09:38
来源:浙江在线

1.jpg

  浙江在线杭州5月25日讯 50年时间不算短了。一江之隔的三都乡村,尽管半天时间的逗留,浮光掠影都说不上,却把50年前后的三都乡村记忆印象和遐想联翩,如当年新安江快速流动的江水滚滚而来,怎是一篇二小时匆匆记录的小文能讲述完的?

  前面小文说过,第一印象乡村皆是三五年内建起的新房,并由此得出结论,这样农村是不会衰退的。乡村是农民的家园和根源。只要农民还愿把在外面赚来的钱,在家乡造起新屋,就不要担心远走他乡的人不会回来。

  农房是观察农村农民最直接、最具象、最鲜明的切入点。通过农房变迁可以读到农村走向,读懂农民内心世界。在三都走了一村又一村,村村都是三层以上的新房。何谓农村活力,农民新房,既是生活源头,又是生产资料,农村活力源也。

  时间虽短,也接触四五个村干部和若干个村民,共同话题指向村里的年轻人太少了,村里空荡荡的,二三层房间空置着,耕地上干活的人也少见。

  50年前的三都乡村,笔者作为孩童来此捡麦穗、花生、地瓜,那时田地上干活的人满满的。尽管如此,三都乡村农民贫穷的景象历历在目。那时的三都村民进梅城购物只有一个通道,一户刘姓人家的摆渡船,而上下码头等船时都会在笔者外婆馄饨店门口聚集。当时人们都比较穷困,但记忆中他们比我们还要穷困。吃碗馄饨不少是先欠着的,有些后来根本是还不上的。善良的老外婆也从未催过债,一些农民夸这个老太婆良心好的话语还记忆犹新。那个时候,我们居民也生活在村里,城乡差别印象却深深的刻在心里。

1.png

图片由绿谷随笔公众号提供。

  40年城镇化的最大一个结果,把乡村空间最大化的腾换出来了。同时,绿水青山的市场资源,乡村所有的优质资源,都一一凸现出来。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干部配备优先考虑、要素配置优先满足、资金投入优先保障、公共服务优先安排。在三都乡村,看到的几个村干部,看去都像老板商人,市场能力肯定是强的。在镇头村看到令人羡慕的公共设施,让人看到政府对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力量。

  因为三都有自己的童趣。在东关村消失后,更愿意把一江之隔的乡村味十足的三都也作为自己的家乡。

  笔者真诚的送给三都主政者和乡亲们两句话,外借趋势,内涵活力。

  三都乡村振兴发展,周边环境的大趋势千载难遇。千年古镇严州府文旅融合,江南秘境度假区5A级,钱塘江诗路目的地,还有三条大江的“三江口”资源,支撑起一个小小的三都乡村产业兴旺和农民生活富裕足足有余。借这个大势来发展振兴三都乡村,风劲扬帆正当时。

  当然内在动力的涵养和培育是关键。三都乡村有丰富美丽的绿水青山,有特色诱人的农产品,有身边的三条大江和对面的乌龙山及下游的严子陵钓台等一系列景区景观,还有农民多年积累起来的财富和积蓄起来的市场能力,再加上近年来新建起来的农房,内在动力就缺一个整合资源的市场操盘手。这个操盘手有主政者的智慧、定力和责任,有资本掌控者的眼光、能力和敏锐,更要有一切来此创业特别是本土创业者的胆略、远见和技巧。

  这是个机会,是块沃土,是片市场。全域旅游,乡村旅游,民宿发展,都可在此掘出真金白银来。

2.png

图片由绿谷随笔公众号提供。

  50年前,与三都隔江相望的有几个村,大概都与梅城一样靠新安江这边,因而归梅城镇辖区。

  这几个村当属东关村最大最繁华,顺江而下有桥下村、菜园村、姚坞村、方门村,都紧挨着急流险滩的新安江。一边是乌龙山,一边是新安江,经典的山水风景。

  那时的我们,差不多天天沿着这条路去砍柴。一帮10岁上下的孩童,已经担起家务重活。挑水、种菜、割猪草、砍柴,什么活都干,其中最累的是砍柴。

  星星还挂在天空,就出门穿过这几个村一直走到方门,也不知走了多少路,在方门口等到天亮,再进山砍柴。这里的山就是乌龙山,归建德的,再往下走就到严子陵钓台归桐庐县管辖,越界就算是偷别人家的柴了。那时叫封山管的很严的,偷砍别的县山上的柴是件闯大祸的事。

  几十年后作为省委党校厅局级干部培训学员去桐庐调研,县委书记无意中点名叫我头个发言,我还讲起当年偶尔越界偷砍桐庐山上柴火的旧事。其实,一天下来也只砍个二十斤左右的毛柴,家里条件好点的会带点饭,条件差的就饿着肚子,最多山间喝点溪水充饥。记忆中这点柴火对贴补家用起到作用蛮大的,可以不用花钱去买柴了。

  一个10岁不到的孩童,那个年代要干的活,所吃的苦,不是现在的人所能理解的。就拿挑水来说,一天几担水,从江里挑回家,一二百个台阶,两个水桶跟自己身高差不多,记得一晃一晃挑回来的。记录点滴下来,让听也未听过的后代知道一些。什么叫苦日子,什么叫幸福生活。

  这一切到1969年结束了。富春江水电站的发电,这几个村全移民走了,这一带变成了无人区。

3.png

图片由绿谷随笔公众号提供。

  在近一二十年中,条件好起来的笔者,会时不时的开车到这一带,因为母亲长眠在这片山中。从三都大桥开始建起,一直到通车这么多年,都会在桥头边停靠一个时间,望着江面,回忆童年,往事如烟。  记得二十多年前,金华市一位领导曾陪同我一起用游轮游过这带无人区,也是孩童砍柴的山水间。多年来,笔者曾一直坚持认为,这或许是浙江最后一块尚未开发的风景绝佳的无人区。这里充满着原始野趣,充满着山水变幻,充满着秘境神奇。50年间,再无人生活,再少有脚印。头枕乌龙山,三江流水声,一块净土,一处桃源,一方仙境。

  前些年,看到一位在省旅游部门工作的部属在朋友圈发出一条信息,将在三江口至七里扬帆区域这300平方公里无人区内,投资约20亿元,打造江南秘境国际旅游5A级度假区。想必就是这几个移民村和砍柴的无人区。为之一振,美的发现是共同的。曾经孩童砍柴的一块地方,将打造成国际旅游5A级度假区。这对三都乡村旅游和民宿发展无疑是个绝佳机会。

  因为东关村归属梅城镇管辖,离梅城也只有3里路远,加上在严中读过一年初中,所以说是梅城人也不算为过。这座千年古城,少年时代的印象太深刻了。

  这次走进梅城,俨然是个大工场,据说按照“500年后是否掌声依旧”的国际一流水准的文旅融合严州府正在建设之中。尽管学历史的笔者对古镇古城开发一直秉持慎重态度,但对投入巨资改造建设故乡无疑是充满期待的。

  千年古镇是恢复到何朝何代不得而知,但要回到我们童年时代的那种充满市民气息和市井生活繁华场景,真的类似于富春山居图中的那种小市民劳作和生活场景,已经不太可能了。

4.png

图片由绿谷随笔公众号提供。

  小时的梅城南门外,码头商埠,帆船林立,店铺排列,市场沸腾,似乎有个戏院能时时的把各种戏剧名旦请来,笔者的老外婆常常光顾,半夜一双小脚来回六七里奔波一点也不觉得累。这个场景早就消失殆尽,时过境迁,星移斗转,连那块地方也早在水中,还能再现?

  笔者和童伴,割点牛筋草一进西门就可进到搓麻绳的店换个一二角钱,捡个废铜烂铁进了南门收购店也能卖个几分钱,北门粮油店每月都得来跑几趟,东门更是直对着东关村,菜市场就在那一带,有时抓到一二只螃蟹悄悄的到这里换点零花钱。

  二分钱买根冰棍,一分钱也能买一小堆甘蔗头尾,是童年的自己常做的事。一角钱租一个小时自行车骑,五分钱买根大麻花吃,只能望着大点的孩子干了。最开心的是学校组织进城看电影,那是可以激动几天的事,以至于多少年后每次回梅城都要走到那家电影院站一会儿,也算是对童年的一个回忆。

  童年些许的回忆,仅仅是想说那个年代的市民那种真实生活的场景不可能再有,即使再现的也是如杭州宋城景点中的一些演出和虚拟店面的铺设。毕竟历史是不能重现,生活也不能再见。古镇的城墙可以再造,商铺可以再建,古街可以再铺,真实的、灵动的、平常的生活情境是不可能再现的。因为那种生活已经成为了历史,人们现在过着的是现代生活。固化的物体可以仿制,人们的生活却无法穿越时空。这大概是古镇古城生命再造的难解之题。

  片段回忆不会矮化千年古镇形象,某些感叹更不会影响这座古城新的锐变。暂且不去讲传说中的宋朝三位皇帝登基前曾在此任职生活过,杜牧、范仲淹、胡则、陆游都曾在此担任知府,伍子胥、朱买臣、谢灵运、孟浩然、刘长卿、朱熹、唐寅等等名人曾在此为官、讲学或隐居,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和佳话。如此有历史、有韵味、有底气的严州府,新安江、富春江畔现存的府唯有梅城。

  目前正在开展的浙江“四条诗路”文化产业发展主题活动,其中的诗路旅行目的地推选,钱塘江诗路旅行目的地,严州府的梅城当属排列首位。

5.png

图片由绿谷随笔公众号提供。

  让500年后仍有掌声的文旅融合发展的严州府,国际旅游5A级度假区的江南秘境,钱塘江诗路旅行目的地,头上的盖头都将会一一揭开。小文无法建言些什么,有一点是期待的,所有的这一切,须通往建德全市的乡村振兴大战略。如此的大蓝图,如此的大手笔,如此的大投资,期待着给当地乡村振兴带来一个兴旺的产业,带来一个强盛的市场,带来一方百姓的富裕。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离此最近的三都乡村做好了准备吗?梅城周边的乡村做好了准备吗?建德全市的乡村做好准备了吗?

  “两山”理念有个转化通道,长三角区域发展一体化有个转化通道,以镇带村城乡同筹发展也有个转化通道。梅城古镇大建设,江南秘境项目大发展,与乡村振兴一体化发展,重点也要放在转化通道上。因为古镇改造,秘境项目建设,全在乡村这块土地上,只有连接起乡村振兴战略,打开乡村发展的转化通道,带动农民增收致富,才算是大功告成。如果说改革初期更需要是实践的摸着石头过河,而现在则更重要是顶层设计和整体推进。后者更决定着发展的成败和收益的大小。

  家乡,永远抹不去的乡愁。尽管留下童趣的小村不见了,童年的童伴也难以相见,但是乡愁恰似一江春水如少年时永久的滚滚奔流而来,不会停息。祝愿家乡!祝愿古城!祝愿童伴!

  梅城很老,可以细细品嚼。三江很美,愿君来此游览。三都麻糍,劝君不可不尝。还有严东关五加皮酒,小酌几杯绝对养身。这些都不是广告,是近乡情浓的良好祝愿。

  谨以此小文纪念抚养我长大的老外婆。5月24日写于桃园小镇。

责任编辑: 郭婧
分享到
广告
合作伙伴

旅游频道传真:0571-85311194

官方邮箱:lvyou8531@sina.cn

欢迎联系我们

扫一扫右侧二维码关注

浙江在线旅游频道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3 Zjo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简介

网站律师

版权声明

技术支持

广告刊登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50年时间不算短了。一江之隔的三都乡村,尽管半天时间的逗留,浮光掠影都说不上,却把50年前后的三都乡村记忆印象和遐想联翩,如当年新安江快速流动的江水滚滚而来,怎是一篇二小时匆匆记录的小文能讲述完的?前面小文说过,第一印象乡村皆是三五年内建起的新房,并由此得出结论,这样农村是不会衰退的。乡村是农民的家园和根源。只要农民还愿把在外面赚来的钱,在家乡造起新屋,就不要担心远走他乡的人不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