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旅游频道 > 新闻 > 旅游即时报 正文

99%的人也许都不信 上海龙之梦老板在浙江造超大乐园

2018年10月10日15:49
来源:解放日报

  图片说明:浙江长兴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工地实景图。

  我做了51年生意不容易,以后中国很难产生像我一样有51年商业经验的人,即便现在年轻人25岁开始经商,76岁还有精力奋斗在一线也很少。我的商业经验和人生判断告诉我,这个事情可以做,于是我就做了。

  ——童锦泉

  浙江湖州长兴县太湖南岸,有一个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两年多前奠基时,当地便不断邀请记者去看看。但记者始终将信将疑,“不敢”去看。因为,这个“巨无霸”听起来实在太夸张,甚至有些“嚣张”——一个太湖旁的山洼,建筑面积约450万平方米,共有2.8万个房间,大概7万个床位的接待能力。不光是酒店群,这里还要汇集剧院、古镇、野生动物园、海洋世界、马戏城、盆景园、欢乐世界、会展中心、湿地公园、养老公寓等业态于一体,声称“规模是上海迪士尼乐园的4倍”。先说动物园,动物总数将和长三角其他动物园的动物总数差不多,再看大马戏城,有1万个座位,还有40多个剧场每日将上演各类演出。

  总投资251亿元,这是按照每平方米建筑需要5000多元估算出来的。乐园方受托管理及投资管理的空间是23.48平方公里,工地上多时有超过1万名工人,用1000天建成投用,开业后的目标是每年迎接3000万人的客流……要知道上海迪士尼与浙江乌镇,都是人山人海的热门地,年客流量不过是“千万级”,太湖龙之梦乐园凭什么有这么大的“胃口”?

  前不久,记者耐不住好奇去实地察访了一次。从上海沿G50高速公路向西,刚过长兴界,便有一大片高楼在建中,酒店都已封顶。G50高速将有专门出口直通乐园,乐园内有双向六车道的高架路,中心区域还有公路大转盘,附近能看到仿江南古镇的大门楼和建筑群。陪同的员工一边开车一边介绍:“高架下规划的是酒吧一条街,这一头将有小火车,那一头可以乘船。另一段高架下是一个可以容纳5000人的团餐中心,吃完饭可以到旁边看音乐喷泉秀……”动物园、游乐中心和大多数剧场、酒店都已基本有了雏形,虽说眼见为实,可其超乎想象的规模不得不让记者咂舌。

  这是谁的大手笔?上海长峰集团董事长童锦泉,他的集团在上海以投资运营龙之梦酒店和商场闻名。出人意料的是,这么大项目,并没有委托什么“国际专业团队”,从选址、规划、设计,到各个剧场内各类演出的导演、编剧、编曲、舞美设计,乃至乐园里什么位置用什么花木,剧场和马戏城内的位置如何摆放,都源自63岁的老童之手。他的办公室里有4个大屏幕,随时可调出地图、航拍现场和各类图示,下属们边汇报边演示。老童几乎隔日就要从上海去长兴一次,看项目进展。在上海时,便会要求“前方”每天给他传回400多张进度照片,他在办公室通过屏幕一张张仔细翻看……记者说他是位“神人”,他说不是,只不过是“时代造人”。他拍拍记者的肩膀,请务必写下他的一段话:太湖龙之梦乐园选择了与上海迪士尼一样的开工日期4月8日,迪士尼盖了5年,于2016年6月16日开门迎客,而他的“园子”只盖了3年,明年6月16日就能开门。这是要“让中国人骄傲一下”。

  记者把此事说给他人听,听者几乎个个都觉得“妖”,这么大的项目,怎么没听说过?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疑问。以下便是记者与老童的对话——

  99%的人不信,他相信

  记者:你的员工说,一年多前广告公司和酒店用品公司都觉得这是天方夜谭,直到他们看了航拍视频,服务态度才突然转变了。这几年,你是否听到过很多质疑的声音?

  童锦泉:当然,刚开始99%的人不太相信。2015年6月2日,经人介绍我第二次去看现场,当地干部接待我。我们刚上了湿地的游船喝茶,我就提出要盖1万间房间的酒店,对方一愣,要回去汇报县领导。长兴方面肯定觉得有些不靠谱,1万间客房什么概念?几乎从未有过中国企业一次性投资1万间客房的,整个长兴县都没那么多客房,几百间客房的就是“大酒店”了。不过介绍我去的企业家了解我,也与当地熟悉,便打了声招呼:“老童是个做事靠得住的人。”于是,我与长兴方面开始接洽和互相了解,但对方似乎谨慎且有顾虑,我就带着初步方案与显示有50亿元现金的审计账目,才见到了县领导。

  后来我经过两个多月的现场调查,认为1万间这个商业模型不成立,于是就提出要搞2万间甚至3万间,长兴人更不理解了,连问为什么,并劝我“少搞一点”。我把所有的模型、数据和他们一起分享、分析,最后他们表示同意。我认为,其中关键因素,是湖州专门派人到上海侧面了解我与企业的信用等状况,认为我是靠谱的,才开始真正信任我。

  我知道网络上也一直有各种声音,签协议时质疑会不会建,开建后会不会烂尾。如今快要建完了就议论说能不能吸引那么多人,会不会亏本。我希望,到时候用事实说话。

  记者:我采访过长兴县政府部门与百姓,很多人依旧不太相信,即便建成了2.8万间客房,就能每年吸引来3000万人次的客流?

  童锦泉:我相信能。我的选址是对的,长兴位于浙江省的西北角,这是长三角的中心位置,与江苏、安徽都接壤。更重要的是,我的“园子”规模大到如此程度,才能有共享经济的红利。如果只有一家几百间客房的酒店,要“拉客”就要利用旅游大巴,无论自己组织还是让汽车客运站发车肯定都不行,成本太高,得不偿失。而今我们有大量的游乐、演艺设施和酒店床位,能尝试长三角客运接驳公交化,我们已根据各地的市场条件、人口规模与客流量来制定发车密度,来玩的游客不一定要自驾,也未必要乘高铁转公交车,只要到所在地的客运站乘大巴就能直达乐园;回程只需在相应的站台等车,让旅游大巴能像公交车运营。比如未来从上海朱家角到太湖龙之梦乐园,可能每3分钟就有一班车。另外,一些汽车客运站可以代理乐园的门票,当下我们已经和100个区县的客运站签订了协议,最远到宁波与南通,我打算未来总共签约200到300个,不少客运站非常乐意,解决了经营难题,让它们一跃成了旅游集散中心。

  我还相信,一个大众旅游的时代正在到来。中国改革开放40年,国家富强了,百姓富有了。根据我的“园子”定位,价格从几十元到几千元都有,城镇退休工人、农村老头老太、大中学校学生都能消费得起,还能解决周一到周四的客流问题。因此我的“园子”的产品营销途径就是面向大众,当然有高消费能力的消费者我也很喜欢他们,但我也要满足基础人群的需求。你为我担心找不到这么多游客,我只怕来的人太多,怎么把他们服务好。

  怕技术问题,不怕亏本

  记者:你也会担心?“园子”所在的图影度假区党工委书记成仁贵是最初接待你的当地干部,也是近年来最熟悉你和项目进展的人之一,他说你决定要“搞1万间”时,连“泡的茶叶还没沉到杯底”,这种果断让大家都认为你是非常自信的人。

  童锦泉:说句实在话,2015年去选址一直到去年国庆节前后,我一直迷茫甚至恐惧。每逢阴雨天或是打雷,我在家睡觉脚都不敢伸直,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担心是难免的。毕竟,全世界都没有类似规模的旅游产品,我有太多技术问题还没有想明白。我搞了20年的商业地产,酒店的使用、营造、成本、客人喜好与要求我都知道,但是动物园的动物怎么驯化,动物与人如何默契相处?即便我们去广州的长隆野生动物园看过,可一时也看不懂。还比如,我们要建这么多剧场,要演什么,导演请谁?剧场内几百个乃至几千个位置怎么安排?真是迷茫得很。

  但如今我可以非常真诚、自信地告诉你,我一点都不恐惧了。一方面是因为我遇到了高素质的政府官员们,他们说我做得好,说我是奇才,不断地鼓励我,我才睡得安稳。另一方面,那些我不懂的技术问题,我都挨个搞懂了。比如,几乎每个剧场内的编剧、导演、舞美设计、管理都有我的策划和创意,每场戏我都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要当导演和编剧,并不需要很有文化,更需要知道观众需要什么。

  目前,动物园、马戏城和剧场的演出细节都落实得差不多了,部分演员已经签约并开始彩排,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记者:原来你担心和恐慌的主要还是技术问题,而不是能否赚钱。

  童锦泉:你还是不太理解我的商业大数据模型。举例来说,我的“园子”内各剧场共有3万个座位,开业后平均每天演出两场,总共有6万张票可供销售,一年365天最多能有2190万张票;虽然这么多剧场和座位,但其中的一些演员可互相调配,比如我计划聘请约2000位演员,他们的平均年收入20万元,那么人工成本是4亿元;4亿元除以2190万,每场戏一个座位的人工成本只要18.26元。同样,房间多了,平均管理与人工成本也便宜了。还比如,我们动物园里的狮子和老虎,它们吃很多肉,无论一个人来看,1万人来看,3000万人来看,它们都吃这些肉。规模大了,平均成本就低了,这就是共享经济的效益。所以,我才规划把古镇、剧场、马戏、动物园等能想得到的文旅产品都集中在这里,把各种档次、价位的酒店都汇聚起来,如此才能以宿养游、以游养宿、以宿养文、以文养宿,酒店、游乐、山水与演艺之间互相映衬,彼此支撑,产生足够的共享红利。

  我坚信未来开业后能赚钱,这是经过我长期积累、长期规划、长期思考才能完成的。我祖籍绍兴,生长在南通启东,13岁做了两年篾匠后,就开始养蜜蜂,把一箱蜜蜂养到十箱蜜蜂,赚到了360块钱。之后,养蜜蜂7年大概赚了5万元。改革开放之后,我买一些旧的马达做成机器,并开始做羽毛球拍、乒乓球等小体育商品,到1992年时,我手上大概有400多万元,再去上海创业……我做了51年生意不容易,以后中国很难产生像我一样有51年商业经验的人,即便现在年轻人25岁开始经商,76岁还有精力奋斗在一线也很少。我的商业经验和人生判断告诉我,这个事情可以做,于是我就做了。

  不赚钱也要弄来客流

  记者:虽然不少人都对你有信心,可未来谁也无法预测,万一乐园开了没这么多人来,或者万一你编导的演出“80后”“90后”不喜欢看怎么办?

  童锦泉:怎么会不喜欢看呢?魔术剧场我们聘请了意大利最好的团队之一,来表演大型的魔术;冰上杂技我们签约了26位国外职业演员;儿童剧场有我们自己编导的儿童剧;啤酒吧是有演艺的,演艺方式跟法国红磨坊相似度90%,已有19个国家的61位演员到来……所有的场景、舞台、剧场都是专业的。我去看过乌镇、西塘、横店和宋城等景区,总觉得国内的旅游产品太单一了,只有过去的老宅老街供人怀旧。这些古镇和景区的功能是不健全的,不可能有专业的剧场和游乐设施。看我这个“园子”多好。

  我知道光靠制造话题和广告,或是传播煽动性的语言没有用,老百姓还是讲究实事求是、物超所值,仅仅靠好奇心来看看不行,我要最大限度提高游客舒适度,增加趣味性,让他们最大限度地有幸福感,在玩完回家路上有美好的回忆。这是我最大的愿望。此外,我要尽量压缩生产成本,提升与游客的协商空间。游客说贵了不来了,我就调整一下,再不来我再调整。

  若来的人少,我就请大家免费来逛来玩。我不赚钱也要把3000万人弄来。我的龙之梦商场和酒店都在赚钱,就算“园子”亏本我也能熬两年。

  记者:若每年真有3000万的客流涌来,如何统筹、服务好这么多游客?

  童锦泉:道路、设施、各功能板块规划好了,车流有序,停车场空间足够,游客自然会管好自己。你看我在上海开的商场和酒店,我都不用管,每年都在挣钱,人流不少。其实不用外国团队,最会管理大客流的是中国人。

  记者手记

  不光是“奇人奇事”

  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最新的消息是,这个规模巨大的工地在10月1日免费开放参观,3日内接待超过5万人次。因为大部分项目仍在施工,尚未达到开业条件,接待能力不足,因此10月4日决定暂停游客参观。对这个长三角即将出现的旅游“巨无霸”,很多人非常好奇,都想去看看,可明年开业后,它能否达到老童那几项宏伟目标,尚未可知。毕竟在商业世界里,谁也不能预测未来。就如在旅游业内,曾经媒体与大众都未必看好的横店与乌镇,如今都人流如织,而一些曾被寄予厚望的项目,业绩并不尽如人意。

  不少人是相信老童的,其中包括政府官员、当地百姓和业内同行。记者在采访中从多个侧面听说了老童的“办事靠谱”,有人说他在太湖南岸调研,60岁出头的人,拄着竹杖把一大片区域走遍;有人跟着他去调研过乌镇、西塘等景区,被要求去统计停车场不同时段的车流量、走向和各地车牌数,还要“卧底”旅行团了解导游怎么说服游客出钱加点游玩;还有人佩服他的眼光“毒辣”,他以旅行团用餐的调味料用量为真实数据,来作判断……51年的经商经验,所言非虚。

  但这个办事靠谱的人,却硬是做了一件大胆的事,这个被大多数人视为天方夜谭的“园子”,基本按照他3年前的规划思路落实。他向记者介绍,自己几乎没有贷款,但坚信可以赚钱,“就是想赚钱,但也输得起”。这股闯劲与脚踏实地,让人想起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企业家身上普遍的特质,有人建议记者不妨在长三角多写写这些“神人”或“妖人”,是为“搜神记”与“捉妖记”。虽是玩笑话,但类似童锦泉这样的企业家故事,不仅让人心有好奇,更让记者重温到一种久违的创业创新的个性和激情这便够了。

  旁观者

  张家口密苑云顶乐园总裁肖焕伟:

  “巨无霸”关键在规划后续投入可能难估量

  听了长兴这个“巨无霸”的事,张家口密苑云顶乐园总裁肖焕伟的反应挺平静,他早就知道这个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肖焕伟见识过大场面,作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在张家口的主要比赛场地,张家口密苑云顶乐园近些年在大型旅游综合体的建设、运营上积累了不少经验。此外,他熟悉位于马来西亚的“云顶世界”,它的年客流量是2300多万人次,并还在建设新的主题乐园。

  旅游“巨无霸”的关键在于规划,可真正有成功经验的规划师和专家太少了——最欠缺的一点,是做规划的人不一定懂运营,不一定懂如何与方方面面衔接协调。一些规划师只是为了规划而规划,图纸要好看漂亮,要有中国元素,有时还要服从长官意志,可并不懂造价、后续投入、运营维护成本、周边配套与产业政策,于是便会埋下“祸根”:一些主题乐园刚开业时很漂亮,三年后便觉得破败,五年后就不想去了。

  有一些后续,是普通规划师未必能考虑到的。比如,密苑云顶乐园吸引了不少房地产公司想来入股,但它们不想管运动赛事,而乐园要打造国际化的滑雪目的地,必须继续建设雪道和增加缆车,这就会招致它们的坚决反对,因为房地产的利润将被摊薄,管理者该如何平衡其中的投资利弊?还比如,上海迪士尼乐园周边有地铁、高架路等大交通配套,张家口密苑云顶乐园因为冬奥会场馆的缘故,也将有高铁站和高等级公路等配套,这都需要大量的政府投资,若政府支持力度不够,普通的民营企业是否有足够的资金与实力?

  若没有在规划时就算好开业后10年乃至20年的现金流,想好未来的维护成本与持续投入来源,便很容易遇到问题。广州一家口碑挺好的乐园老板,乐园看似成功,但老板满腹牢骚:辛苦经营多年,整天提心吊胆,反而是乐园周边各地产商纷纷拿地,两年间挣的钱比经营乐园还多。还有一个例子,一家国内的大企业在一些城市造了主题公园,并在周边圈地做房地产,卖房子的利润拿走之后,主题乐园没有动力继续增加新内容,游客不愿意去了,主题公园已开始逐渐衰败。

  此外,在类似基础设施较为薄弱的地区做超大型旅游项目,运营上的难点是人力资源问题。在张家口崇礼区,我们就曾为招工问题发愁过。

  上海财大旅游管理系主任何建民:

  给龙之梦定个小目标 500万客流更务实些

  身为浙江省旅游智库第一届专家委员会委员的上海财经大学旅游管理系主任何建民,对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早有耳闻,并曾前往当地考察过项目的进展。此外,他还是一位长期跟踪研究上海迪士尼的旅游专家。在何建民看来,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的投资与建设可以说是长兴土地资源的最优化的使用方式,既直接促进了长兴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快速助推当地的城镇化进程,同时也间接推动了当地相关旅游供应链产业的发展。

  太湖龙之梦乐园“每年3000万人次客流”的目标,由于缺少前期专业品牌的积累以及特殊知识产权的加持,想要赶超上海迪士尼首年客流1100万人次的难度很大。目前而言,首年500万人次客流可能是一个更为务实的预期。后续运营的风险性还是比较大的。风险可能在交通、旅游供应链与品牌效应等方面。

  一般大型旅游娱乐综合体往往需要以大型发达城市作为依托,大规模有较强消费能力的人口以及高效便利的快速交通极其重要。比如,上海迪士尼乐园周边有地铁、高架路等完善的交通配套设施,广州长隆旅游度假区也有地铁快速直达。而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选址湖州长兴,虽地处长三角的中心区域,但相对偏僻,原有交通设施相对薄弱,预想中的客运接驳公交能否真正有效面对高峰期大客流,可能是后续运营将面临的首要挑战。

  其次,成熟完备的旅游供应链体系也是影响大型娱乐综合体整体运营的重要因素,这涉及酒店、餐饮、表演等各个与旅游相关的产业供应链。长兴这个“巨无霸”相当于要在娱乐项目之外,再造一个城市,并打造整个区域的夜生活。如此,后续投入可能难以估量。

  此外,品牌效应的影响也不容忽视。以迪士尼乐园为例,迪士尼最核心的竞争力便是它的知识产权及其所带来的品牌效应,这恰恰是目前太湖龙之梦乐园所缺乏的。文化产品的盈利周期很长,一般需要10到20年的时间。据估算,上海迪士尼的总投资约为55亿美元,最理想的状态下,大概需要17.79年才能用净利润来还本付息。目前看来,太湖龙之梦乐园的盈利周期可能更长,届时还将有马戏、演艺等产品线更新的问题,这都是值得注意的问题。

  不过,童锦泉投资建设太湖龙之梦乐园的创新、冒险精神值得赞赏。虽然存在风险,但未来仍有多种可能。

责任编辑: 闵玲艳
分享到
友荐云推荐
广告
合作伙伴

旅游频道传真:0571-85311194

官方邮箱:lvyou8531@sina.cn

欢迎联系我们

扫一扫右侧二维码关注

浙江在线旅游频道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3 Zjo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简介

网站律师

版权声明

技术支持

广告刊登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