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2.0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茶和天下 > 学术研讨 > 论文论著 正文
中国茶文化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传播与发展
以西亚为例

作者

李文杰

来源:

浙江在线·旅游新闻网

2015年12月07日 13:41:08

0

分享到

  李文杰,浙江农林大学茶文化学院讲师,主要从事茶文化、茶文化产业与文化产业管理的教学和研究。

  【摘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茶文化与中国有着深刻的渊源关系。西亚本不产茶叶,西亚茶文化起源的实质是西亚诸国与中国进行茶叶贸易的历史。茶叶在西亚无处不在,由于国家众多、民族林立,宗教信仰复杂,其饮茶方式具有强烈的民族特色。西亚茶文化不仅包含了绚烂多彩的饮茶方式,还体现了一定的中国茶文化内涵。

  【关键词】“一带一路”西亚茶文化饮茶习俗

  “一带一路”是当今热点话题。“一带一路”包括亚洲、非洲、欧洲60多个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茶文化与中国有着渊源关系。西亚国家的茶文化更是打着中国茶文化的烙印。西亚亦称西南亚,是指东起阿富汗西至土耳其和塞浦路斯的广大亚洲西部地区包括伊朗、伊拉克、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土耳其、叙利亚、约旦、以色列、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巴林、卡塔尔、也门、阿曼、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科威特、黎巴嫩、塞浦路斯。在这遍布热带、亚热带荒漠、半荒漠的高原上,茶走进西亚家家户户,在土耳其、伊朗、阿富汗、伊拉克、沙特阿拉伯等国已经成为国民饮品,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历史上,西亚是古代中国茶文化向西方传播的通道,中国—西亚茶叶贸易频繁。现代,西亚茶文化在世界茶文化中已经具有了重要的地位,加上西亚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世界石油宝库”的战略地位,因此,我们对西亚茶文化进行研究,具有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外交价值。

  一、西亚茶文化与中国的历史渊源及传承

  西亚本身不产茶叶,其茶文化与中国有着深厚的渊源,西亚茶文化起源的实质是西亚诸国与中国进行茶叶贸易的历史。中国是世界饮茶文化的起源地,是茶的原产地,是茶的故乡。“世界的茶名、读音和饮茶方法,都始自中国。全球性文化交流,使茶文化传播到全世界各地,同各国人民的生活方式、风土人情,以至宗教意识相融合,呈现出五彩缤纷的世界各民族饮茶习俗。”刘勤晋:《茶文化学》,中国农业出版社2000年版,第19页。西亚与中国的茶叶贸易是以土耳其、伊朗、阿富汗等西亚主要国家为点,其他国家为面而形成一个交叉复杂的网络。“很早以前,中国的茶叶就通过陆海丝绸之路传播到世界各地。据历史文献记载,5世纪,土耳其商人来到华北和内蒙古交界处,以物换物,换走中国的丝绸和茶叶。于是,茶叶经由陆上丝绸之路,穿越河西走廊,经新疆传入中亚、西亚的阿富汗、伊朗等国。”王介南:《中外文化交流史》,书海出版社2004年版,第377页。

  中国茶文化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传播与发展|中国茶走出国门的时间是在5世纪。“中国茶正式与国外贸易是在南北朝时期,但在具体时间上又有差异。有的说是在475年,即南朝宋元徽三年,当时中国商人曾在蒙古边境与土耳其人以茶易物。另一种说法是南朝齐永明年间(483—493),向外输出的国家也是土耳其。有的认为既然具体时间有争议,便笼统称之为‘自5世纪开始向外传播’。”王玲:《中国茶文化》,中国书店1992年版,第308页。“茶在10—12世纪时继续传至吐蕃,并传至高昌、于阗和七河地区,而且可能经由于阗传入河中以至波斯、印度,也可能经由于阗或西藏传入印度、波斯。”黄时鉴:《关于茶在北亚和西域的早期传播》,载《历史研究》1993年第1期。古代波斯帝国就是现在的伊朗,鼎盛时曾是地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大帝国,统治中心就在现在的西亚,波斯的茶文化历史很大程度上就是西亚茶文化的历史。美国学者劳费尔认为:“喝茶的习惯传到亚洲西部不早于13世纪,传播的人或许是蒙古人。”\[美\]劳费尔:《中国伊朗编》,林筠因译,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第386页。著名学者张星烺也认为:“饮茶习俗,13世纪以前,尚未传至亚洲西部。蒙古人征服诸部后,始传入也。”张星烺:《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三册),中华书局1978年版,第199页。“蒙古兴起以后,随着中西陆海交通大开,茶进一步在中亚和西亚得到传播,但这大约是从13世纪末才开始的。这同蒙古人饮茶成习的时间有直接联系……进入14世纪以后,蒙古人逐渐饮茶成习,历明清以迄于今。根据一些资料也可断定,从14世纪起,茶经由今新疆地区不断向西传播。1638年,阿达姆·渥莱留斯与阿勒贝特·冯·孟戴斯洛所写的日耳曼奉使波斯的报告记述,在波斯和印度西北的苏拉特,饮茶是普遍的。”黄时鉴:《关于茶在北亚和西域的早期传播》,载《历史研究》1993年第1期。西亚人早在16世纪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认识了茶的药效,说明此时茶叶已经传入西亚。1559年威尼斯人拉木学所记载的与一位名叫哈只·马哈木的阿拉伯人的谈话也反映了这一事实:它是一种常用之物,备受青睐。他们食用这种植物,不论干或鲜湿,均用水煮好,空腹吃一两杯煎成的汁。它祛除热症、头疼、胃疼、肋疼与关节疼;注意需尽可能热饮;它对许多疾病有益,痛风是其中之一,其他的今已不记。而设若某人恰积食伤胃,若他饮用少许此种煎汁,即可消滞化积。故而此物如此贵重,凡旅行者必随身携带,且不论何时,人们愿以一袋大黄换取一盎司中国茶。从14世纪起至17世纪前期,经由陆路,中国茶在中亚、波斯、印度西北部和阿拉伯地区得到不同程度的传播。黄时鉴:《关于茶在北亚和西域的早期传播》,载《历史研究》1993年第1期。从以上材料可以得出论断:茶传到西亚的时间是在10—12世纪;14—17世纪前期,中国茶在西亚诸国得到了进一步的传播,当地饮茶之风初步兴起。

  西亚地区某些古老语言也留有中国茶传入西亚的历史痕迹。波斯语是西亚地区古老且使用范围较为广泛的语言,其“茶”的发音即是根据中国“茶”音译的。美国学者劳费尔认为波斯语中茶的发音是“ ai”\[美\]劳费尔:《中国伊朗编》,林筠因译,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第386页。;周一良说:“波斯语称茶叶为‘charee’,显然是汉语‘茶叶’两字的译音。”周一良:《中外文化交流史》,河南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254页。黄时鉴说:“至迟在15世纪初,‘cha’已是一个波斯语用词。”黄时鉴:《关于茶在北亚和西域的早期传播》,载《历史研究》,1993年第1期。张星烺认为波斯文茶的发音是“Chai”。张星烺:《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三册),中华书局1978年版,第199页。另有学者认为波斯语茶发音是“chay”。姚志远:《茶的传入与中外文化交流》,载《饮食文化研究》2004年第4期。还有学者认为:“伊朗人称茶为‘茶依’(chayi)。”马寿春:《伊朗的茶俗》,载《华人时刊》2003年第9期。

  西亚的气候类型和饮食结构为其茶文化兴起创造了客观需求和物质条件。“西亚气候以热带和亚热带气候为主,干燥和强烈的大陆性是其显著特征。年均温较高,北部高原在10℃以上,中部为20℃,南部亚丁高达28.9℃;年较差和日较差较大。大部分地区降水稀少,年降水量一般均在500毫米以下,有些地方甚至多年不见降雨。”杨青山:《世界地理》,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第226页。西亚由于干燥少雨,人体出汗多,消耗大,而茶能解干热,消暑热,补充水分和营养;且西亚的饮食方式与西餐类似,又夹杂游牧民族的特点,多食牛羊肉,而茶能去腻消食,又可以补充维生素类物质,因此,西亚各国人民不但好饮茶,而且嗜茶成癖,视茶如粮。

  二、西亚的现代茶叶生产

  茶叶生产是西亚茶文化发展的物质基础。西亚茶叶种植的历史并不太长,产茶国家主要是伊朗、格鲁吉亚、土耳其等国。中国茶叶传到伊朗的时间虽然距今约1000年,但伊朗在19世纪末才开始栽种茶树,到20世纪30年代伊朗里海南岸才陆续出现多为家庭经营的分散茶园。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伊朗的茶园开始大规模的发展,虽然发展过程颇多曲折,例如:2000—2001年茶叶产量与2002—2006年相比要多得多,但是伊朗茶叶市场总的趋势是一直向前发展的,产量虽然减少但质量提高了。如表1所示,伊朗茶叶收获面积维持在3万公顷以上,茶叶年产量在5万吨以上。由于伊朗人嗜好饮茶,茶叶消费量非常惊人,增速超过了生产,每年的茶叶消费已上升至10万吨左右。大宗茶叶由国内生产,余额部分则从印度、中国、孟加拉国、斯里兰卡、肯尼亚、印度尼西亚以及其他一些国家进口。表12000—2006年伊朗茶叶收获面积和产量朱之鑫:《国际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出版社2001年版,第205页;朱之鑫: 《国际统计年鉴2002》,中国统计出版社2002年版,第211—214页;李德水:《国际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出版社2003年版,第211—214页;李德水:《国际统计年鉴2004》,中国统计出版社2004年版,第219—222页;李德水:《国际统计年鉴2005》,中国统计出版社2005年版,第227—230页;谢伏瞻:《国际统计年鉴2006/2007》,中国统计出版社2007年版,第229—232页;李德水:《国际统计年鉴2008》,中国统计出版社2008年版,第231—234页。

  年份

  项目2000200120022003200420052006收获面积

  (万公顷)3.382.803.103.103.003.203.41产量(万吨)8.006.005.105.205.005.205.90

  格鲁吉亚是一个小国,其茶叶生产与中国、俄罗斯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19世纪上半叶,格鲁吉亚曾被沙皇俄国兼并。十月革命之后,格鲁吉亚一度宣布独立,但不久就被苏俄红军占领,后来成为苏联的一部分,后苏联解体,正式独立。格鲁吉亚的茶叶种植是由俄国引进的,大约开始于1848年。当时,由于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尼基塔植物园所栽种的茶树不适应当地的土壤气候,其中一部分被移植到格鲁吉亚西部的奥祖尔盖蒂适应性苗圃,这些茶树存活并生长良好。1893年,俄罗斯茶商波波夫看到茶叶在俄国有巨大的潜在市场,就从中国广东聘请了茶师刘峻周及一批技术工人赴格鲁吉亚传授种茶、制茶技术,格鲁吉亚的茶产业就这样蓬勃发展起来了。20世纪80年代末,格鲁吉亚茶产业发展进入鼎盛时期,产量曾高居世界第4位,满足了苏联90%以上的市场需求,并出口到一些欧洲国家,茶叶品种有散装茶、茶砖、板状茶、速溶茶、干茶、浸液、浓缩茶和鲜茶饮料。

  土耳其在世界主要茶叶生产、消费国中是后起之秀,20世纪中期以来发展很快。土耳其的主要茶叶产区是东北部黑海沿岸的里泽地区。该地区海拔700—1000米,气候温和,雨量充沛,适合茶树生长。1938年,土耳其开始从格鲁吉亚引进茶种种植,20世纪中叶逐步发展起来,60年代以后逐步形成商品规模。近年来,土耳其茶叶收获面积和产量都比较高,茶叶收获面积在7.7万公顷左右,茶叶年产量均在10多万吨,甚至达到20多万吨(详见表2)。土耳其主要生产传统红茶,主要供应国内市场,少量出口俄罗斯和英国等国。表22000—2006年土耳其茶叶收获面积和产量朱之鑫:《国际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出版社2001年版,第205页;朱之鑫: 《国际统计年鉴2002》,中国统计出版社2002年版,第211—214页;李德水:《国际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出版社2003年版,第211—214页;李德水:《国际统计年鉴2004》,中国统计出版社2004年版,第219—222页;李德水:《国际统计年鉴2005》,中国统计出版社2005年版,第227—230页;谢伏瞻:《国际统计年鉴2006/2007》,中国统计出版社2007年版,第229—232页;李德水:《国际统计年鉴2008》,中国统计出版社2008年版,第231—234页。

  年份

  项目2000200120022003200420052006收获面积

  (万公顷)7.687.707.707.707.7010.007.70产量(万吨)17.8017.8015.0013.1013.1020.0020.50

  此外,阿塞拜疆与格鲁吉亚较为类似,曾经是苏联的茶产区之一,后苏联解体后,国家独立,其茶叶生产以红茶为主。阿塞拜疆茶叶产地和品种较多,出现了一些以地名命名的茶名,比如其南部小镇连科兰盛产名茶连科兰茶。

  西亚其他国家基本不生产茶叶,但个别国家也有茶叶再加工工业。例如,伊拉克直接供应消费者的茶叶用进口的散装茶在国内拼配,改为小包装,还有少量加工袋泡茶的工厂。科威特人也对一些茶叶进行再加工,使其更符合本国人民的饮用口味。

  三、绚烂多彩的西亚现代民间饮茶习俗

  西亚人的茶叶消费量惊人。然而,西亚由于国家众多、民族林立,宗教信仰复杂,其饮茶方式具有强烈的民族特色。西亚饮茶习俗深深打上了宗教烙印。西亚以伊斯兰教国家为主,而伊斯兰教是禁酒的,甚至一些国家本身就禁止酒的生产,这在客观上刺激了茶叶消费。沙特阿拉伯完全禁止酒的生产、进口或消费,并对违反者施行严厉惩罚,包括从数个礼拜到数个月的监禁,甚至鞭打。伊朗是一个政教合一的伊斯兰教国家,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受伊斯兰教的影响。“伊朗饮食受伊斯兰教影响极大。伊斯兰教是禁酒的,《古兰经》和‘圣训’都认为,酒‘使人失去礼智,彼此怨恨,是罪恶之源’。哈里发欧麦尔当政期间(634—644)曾三令五申禁止饮酒、酿酒,甚至下令砍掉所有的葡萄树,连带葡萄图案的装饰也要抹掉……在伊朗酗酒、酿酒或走私酒,一经发现,轻者坐牢,重者死刑。在伊朗市场是见不到酒的,伊朗海关入境检查的重点也是酒。”冯娟:《伊朗饮食生活见闻》,载《食品与生活》1995年第2期。茶不像酒、咖啡那样不宜过量,所以伊朗人只要有空就会喝茶。伊朗特殊的伊斯兰教国情造就了独特的伊朗茶文化。

  西亚诸国喜爱红茶,典型的如土耳其、伊朗、阿富汗等。人们饮用红茶的传统方式是煮茶。土耳其人煮茶方式十分别致,常使用一大一小两把铜茶壶,先将大茶壶放置在木炭火炉子上煮水,用小茶壶煮成浓茶汁按各人对茶浓淡的需求分别倒入各个小玻璃杯中,再将大茶壶中的沸水冲入小玻璃杯稀释饮用。伊朗人也喜欢使用铜壶煮茶,并把茶壶放置于一个巨型水壶顶部,通过大水壶里的湿热蒸汽来保持茶汤的温度和茶香。西亚人喜欢加糖,一般将糖放入茶汤中混匀后饮用。比较特别的如伊朗人。伊朗人品茶的方法是“含糖啜茗”。红艳的红茶端来之后,不是细细地品味,更不是牛饮,而是先拿块特制的方糖放在口中,然后含着糖啜茶,由糖块融化的快慢来决定茶水的甜度。这种饮茶方式有其妙处,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调节茶水的甜、涩、香等各种口味。阿塞拜疆人煮茶方式很独特。首先将水烧开后,烫一遍煮茶的茶壶,使茶壶保持很高的温度,然后放入适量茶叶,加入开水。在火上放一块铁板,再放上煮茶壶,缓慢加热,直到茶叶几乎全部浮出水面。阿富汗人饮茶,一般使用当地人称之为“萨玛瓦勒”的茶炊煮茶。茶炊材质多为铜,圆形,顶宽有盖,底窄,装有茶水龙头,下面可烧炭,中间有烟囱,有点像中国传统火锅。阿富汗人喜欢煮熬茶叶,茶汤倒入杯中后,再加糖或奶饮用。与伊朗人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阿富汗人吃茶时茶汤中不加糖,而手中拿着方糖块,一边饮茶,一边咬糖。此外,沙特阿拉伯、伊拉克、科威特、阿联酋等国也是酷爱“鲜浓”风味的红茶,佐牛奶、薄荷煮饮。

  西亚诸国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茶叶饮用方式逐渐转为实用、便捷,直接用沸水冲泡茶叶的方式也逐渐多起来,不仅直接冲泡红茶,也冲泡绿茶,甚至饮用袋泡茶、速溶茶、浓缩茶、鲜茶饮料等便捷的再加工茶叶。此外,西亚也出现一些特色茶饮,如土耳其苹果茶、薄荷茶等。

  四、西亚茶俗中的中国茶文化内涵

  西亚茶俗不仅包含了绚烂多彩的饮茶方式,还体现了一定的中国茶文化内涵。西亚茶俗体现了“和”。“和”代表人与自然的和谐、品茗环境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饮用茶具之间的和谐等,这与中国茶文化中的天人合一思想具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从中国茶文化关于“和”的论述可以更好地揭示西亚茶俗所体现的“和”。老子主张天人合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道德经》,李湘雅解读,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74页。。庄子在《庄子·齐物论》中也说,“天地与我并在,万物与我为一”庄子:《庄子》,安继民、高秀昌注译,中州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第22页。。朱权在《茶谱》序言中说:“予常举白眼而望青天,汲清泉而烹活火,自谓与天宇以扩心志之大,符水火以副内炼之功。”朱权:《茶谱》,载阮浩耕主编:《中国古代茶叶全书》,浙江摄影出版社1999年版,第140页。当代著名茶文化学者陈香白对茶文化中的天人合一极其推崇,理解更是高屋建瓴。陈香白在专著《中国茶文化》中写道:“‘和’意味着天和、地和、人和。它意味着宇宙万物的有机统一与和谐,并因此产生实现天人合一之后的和谐之美。”陈香白:《中国茶文化》,山西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42页。正如明人文震亨《长物志·茶品》所载:“简便异常,天趣悉备,可谓尽茶之真味矣。”文震亨:《长物志图说》,海军、田君注释,山东画报出版社2004年版,第482页。西亚诸国茶俗也体现了此点。我们以伊朗为例:伊朗人喜欢在一个静谧雅洁、和谐统一的环境中享受品茗。伊朗的茶室各种档次、大小都有,风格各异。伊朗现代大型茶馆固然人员众多,容易形成热烈的气氛,但是最有情调的茶馆是室外茶室或自然茶室,其实就是露天茶馆,种着树木、花草,有的还设有中央喷泉。这种茶馆夏天的生意很红火,人们可以边喝茶边乘凉。泡茶的在室内,喝茶的在室外。在伊朗的室外茶室可以享受大自然的美,可以亲近自然,能够在品茗的同时与山水林木相依相偎,人、自然和饮茶环境融为一体,这体现了伊朗人饮茶所追求的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意境。玲珑剔透的玻璃杯子盛着红艳的纯茶水,旁边放着一把茶壶,一支长颈水烟壶,体现了饮茶形式与器物的和谐统一,其实这正是中国古代茶文化追求的品茗意境,即人与自然的相契、和谐。

  西亚茶俗将“和”进一步引申,发展到人与人的关系,体现了中国茶文化的“敬”。西亚人喜欢以茶代酒,客来敬茶,因为茶是一种美好的物品,是一种精神象征,是崇尚文明的表现,更是一种美德。西亚人将集体饮茶作为沟通人际关系、增进友谊的方式。西亚人用茶待友是一种礼仪,走亲访友送上一包茶叶,那是相当高的敬意。清茶一杯,看似清淡,却是盛宴所不能比拟的。如果你到西亚做客,主人会敬你一杯红艳明亮、香浓味醇的红茶,代表主人对你至高的敬意。茶宴、茶会、茶艺、茶话等都属于客来敬茶的范畴,主人通过敬茶为客人洗尘、祝福,向客人致敬,同客人叙旧、同乐。阿富汗人对喝茶颇有讲究,他们平时习惯用茶待客,饮用时往往讲究喝三杯,第一杯止渴,第二杯表示友谊,第三杯是礼节性的。伊朗、伊拉克等西亚人民喜欢用茶招待朋友、来访者、亲戚,甚至是贵宾,再配上些蛋糕、饼干和糖果等茶点,便是相当盛情的款待了。阿曼人也把以茶待客作为习惯,不论你走到哪里,主人总是先敬上一杯红茶表示敬意。西亚茶文化所体现的“敬”不仅仅局限于个别国家、某些生活方式,已经渗透到西亚各国人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并随着时代的发展又被赋予了新的内容。

  西亚茶俗虽然没有中国茶文化的博大精深,然而在当地民族纠纷不断、局势动荡的背景下,茶是文明与和平的使者,可以慰藉人们躁动不安的心灵,提高生活质量,同时,以茶为媒介还能够加强中国与西亚的经济文化交流。

分享:

0
相关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2.0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