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2.0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茶和天下 > 学术研讨 > 论文论著 正文
再铸茶在陆上丝路经济带建设中的新辉煌

作者

姚国坤

来源:

浙江在线·旅游新闻网

2015年12月07日 13:41:12

0

分享到

  姚国坤,教授,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浙江农林大学茶文化学院副院长,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研究员,世界茶文化学术研究会副会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摘要】西汉张骞出使西域,开通了横贯欧亚大陆的贸易交通线。在中国输出的商品中,以丝绸最具代表,故称“丝绸之路”。从唐代开始,茶叶出口比例渐重;宋明时,茶叶出口在丝绸之路上已成为陆上茶叶出口的主通道,并演变成为我国茶马互市之路,为巩固国防,安定边境,增强民族团结以及开通欧亚间的文化交流、贸易往来做出巨大贡献。新丝路、新挑战,为茶产业发展带来新机遇。为了寻求茶产业在新丝路经济带建设中的新作用,作者提出五条建议,为推动国茶重返丝绸之路、走向世界提供参考。

  【关键词】丝绸之路茶马互市欧亚商贸西部茶文化

  丝绸之路是历史上横贯欧亚大陆的贸易交通线。在经由这条路线进行的贸易中,中国输出的商品最早以丝绸最具代表性。接着,以丝绸、茶叶、瓷器等为大宗。19世纪下半期,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Ferdinand von Richthofen)费迪南·冯·李希霍芬(1833—1905),德国著名的地理学家地质学家。在著作《中国》《中国——亲身旅行和据此所作研究的成果》(简称《中国》),共五卷,另有地理和地质图册两集。一书中,首次将这条横贯欧亚的陆上贸易交通路线称为“丝绸之路”,一直沿用至今。

  一、对丝绸之路的认识

  众所周知,2100年前的西汉张骞肩负和平使命,从长安(今西安)出发两次出使西域,“西域”一词最早见于《汉书·西域传》。西汉时期,狭义的“西域”是指玉门关、阳关以西,葱岭以东,昆仑山以北,巴尔喀什湖以南,即汉代西域都护府的辖地。广义的“西域”包括葱岭以西的中亚细亚、罗马帝国等地,包括今阿富汗、伊朗、乌兹别克斯坦,至地中海沿岸一带。开启了中国与西域,直至中亚、西亚以及欧洲各国友好交往的大门,开辟了一条横贯东西、连接欧亚的商贸通道。这条商道主要是从西安出发,经甘肃河西走廊,过新疆戈壁沙漠,直达中亚、西亚,再进入欧洲各国。中国最先以丝绸为代表性商品,从唐代开始,沿用这条商道,后茶叶贸易日增;自宋以后,茶叶、丝绸、瓷器等成了最大宗的交易品。在茶叶界所称的“茶马古道”“茶马古道”是指自唐代开始,宋代定制,明清时延续,以用茶易马为主要特征的几条古商道。中,这条由西汉张骞开通的丝绸之路,便成了我国茶叶出口贸易历史悠久、商贸路线最长、贸易量最大的一条茶马古道。它的影响之深,远远超过茶叶商贸本身。

  再铸茶在陆上丝路经济带建设中的新辉煌

  二、茶在陆上丝路经济带中的历史地位

  中国茶叶从陆上丝绸之路通往西域,主要是从唐代开始的。根据唐代陆羽《茶经》记载,其时全国有42个州和1个郡产茶。茶树种植区域已达现今四川、重庆、陕西、河南、安徽、湖南、湖北、江西、浙江、江苏、贵州、福建、广东、广西等14个省、区、市,加上还不在唐版图内的云南,实与当今全国茶区相差无几。另据相关史料统计,唐时全国生产的名茶至少有近150种。姚国坤:《中国名优茶地图》,上海文化出版社2013年版,第13—17页。随着全国产茶区域的迅速扩大,饮茶习俗随之迅速普及,“于是茶道大行”。据唐代封演《封氏闻见记》记载:“古人亦饮茶耳,但不如今人溺之甚;穷日昼夜,殆成风俗,始自中地,流于塞外。往年回纥入朝,大驱名马,市茶而归。”表明最早的以茶易马“始自中地”,即当时的长安(今西安)一带。“回纥”当为维吾尔族先人,表明当时关内的汉民族与西域的维吾尔族兄弟已开始进行以茶易马贸易交往。其时,茶已通过茶马互市,从内地流向塞外,参见陈祖椝、朱自振:《历代茶叶资料汇编》,农业出版社1983年版。使丝绸之路成为历史最悠久、路线最长、贸易量最大的欧亚茶马互市通道。

  唐贞观十五年(641),唐太宗李世民将唐宗室女文成公主下嫁西藏吐蕃松赞干布时,还带去了茶叶,传去了饮茶技艺,从此,西藏也开始普及饮茶。

  宋时,以茶易马成为一种定例。同时,在今陕西、山西、甘肃、四川等地开设马司马司:根据《宋史·职官志》载,其职责是:“掌榷茶之利,以佐邦用。凡市马于四夷,率以茶易之。”,用茶换取吐蕃、回纥、党项等少数民族的马匹,在“边民生活不可无茶,中原强军不可无马”的政策指导下,陕西、四川、湖南、湖北等地的茶叶,经黄河、过渭水、入泾河,源源不断抵达长安附近的泾阳。“蜀茶总入诸蕃市,胡马常从万里来。”黄庭坚:《叔父给事挽词十首(之八)》。在这一过程中,陕(西)商、陇商从政府设在甘肃的茶马司领购茶票引,对接丝绸之路,将茶通过丝绸之路古商道,经陆路传播到西北边疆,然后经西域(指今新疆等地)走出国门,进入中亚、西亚、南亚,直至欧洲各国。由于茶在国家建设中的重要性日益加强,宋王朝便将“茶马互市”定为一项国策,茶马互市不仅是政府的最主要国税来源,而且对安边、强边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元代脱脱所著《宋史》载:“惟以茶易马,所谓以采山之利易充厩之良,不惟固番之心,且以强中国。”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从事中国经济史研究的孙洪升认为,宋时茶叶实行国家专卖,所得的茶利每年都有好几百万贯,能为中央财政提供几万匹马的经费。故有“国家利源,茗居半”之说。

  明时,虽然海上丝绸之路已经开通和兴起,茶叶海上贸易不断增多,但其时茶叶陆上丝绸之路,依然是连接欧亚大陆的主要贸易通道。明代初期,太祖朱元璋为了巩固统治地位,防御北方蒙古人的入侵,着重做了两件事:一是使用重典,严刑峻法不仅施用于官员,而且他的亲属犯法,同样也不会轻饶;二是建设一支强大的军队,在鸭绿江至嘉峪关一线,先后设置九个军事重镇。有军队还须有战马,如明代夏言所述:“国之大事在戎,戎之大用在马。”但汉族地区不产马匹,必须从盛产马匹的蒙藏地区输入,于是茶马交易就成了汉民族与边境兄弟民族之间商业往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为此,明太祖于洪武初年,“设茶马司于秦、洮、河、雅诸州,自碉门、黎、雅,抵朵甘、乌斯藏,行茶之地五千余里,山后归德诸州,西方诸部落,无不以马售者”。《明史》卷八十《食货志·茶法》。另据明代何孟春《余冬序录摘抄内外篇》载:“(明太祖)洪武中,我太祖立茶马司于陕西、四川等处,听西番纳马易茶。”并设立专门管理茶马交易的机关。将两湖、四川、陕西等地茶叶通过茶马交易,获取的优良战马,源源不断地供给军队,增强了军事实力。而边境兄弟民族有茶可饮,也满足了他们日常生活的需求。所以,茶马交易对明政府而言,不但有利于巩固国防、安定边境,也是实行经济贸易、促进文化交流的需要。特别是通过茶马交易,增强了汉藏兄弟民族间的团结。

  清时,清政府依然用茶作为安定边境的手段。对时有纷扰的西北边境,严管茶马互市;而对安稳的西南边境,采用安抚政策。如清雍正二年(1724),清朝政府特别注重加强与西藏上层的联系,每年赐茶叶5000斤给达赖,2500斤给班禅。其时,大批藏传佛教教徒会赶赴西藏,入藏熬茶。但此举必须征得清政府同意,一经批准,清政府就会派兵保护,还赐给大量茶盐。这种恩施,实为笼络边民人心,以求安定边境。

  三、茶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的作用

  2013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作重要演讲时,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为建设新丝路、繁荣茶文化、发展茶产业带来了新机遇,而面对新机遇,更须把握好新挑战。为此,特提出以下几条建议。

  (一)将西北五省区建成陆上丝路经济带的茶叶集散地和物流转运中心西北五省区是历史上陆上丝绸之路的要冲和必经之地。所以,中国的茶产业发展,首先要从战略高度将西北打造成现代化的,可以辐射中亚、西亚、南亚,以及欧洲等地的陆上国际茶叶集散地和物流中心。目前,陕西西安金康路及其周边的茶叶经济商贸板块已具有相当规模和品牌基础,以此为核心打造好现代的国际茶叶集散地和物流中心,这对西部乃至中国的经济建设和中外文化交流将会起到重要作用。以此为契机,还可把新疆乌鲁木齐打造成又一个茶叶贮运中心,使西北成为中国陆上茶叶对外贸易的主要通道。

  同时,西北又是兄弟民族的聚集区域,历史上在这里有“宁可三日无米,不可一日无茶”之说。所以,加强西北地区茶文化和茶产业建设,有利于促进民族团结和社会安定。此外,发展茶文化和茶产业,事关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和亚欧人民间的传统友谊,意义特别重大。

  (二)抓住机遇,让更多国茶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中走出去

  世界茶叶产大于销的状况依然没有改变。2013年世界茶叶产量490.7万吨,而茶叶消费量仅为457.4万吨,产大于销的矛盾凸显。2010—2013年,我国茶园面积从197.2万公顷增加到2469万公顷,增加252%;茶叶产量从147.5万吨增加到192.4万吨,增加30.4 %;而茶叶出口从30.3万吨增加到32.6万吨,仅增长7.6%。可见,我国茶叶主要依靠内销消化,而内销市场也已开始疲惫。因此,让国茶走出去的战略意义更加日渐凸显。

  中国茶叶出口受阻,原因是多方面的,但质量安全有待提高、茶叶标准混乱,特别是忽视质优价廉的大宗茶生产,是造成中国茶在茶叶出口中信誉不高、价格低迷的重要原因。新丝路,给我们带来了新机遇。如果我们能重视大宗茶生产,能重视大宗茶质量安全,重视大宗茶标准可控,相信通过几年的努力,定能在茶叶出口方面打开一个新局面。

  (三)从历史文化的角度,建设和提升西部茶文化的品牌

  西北本是古丝绸之路的始发地,饮茶风气很盛,茶文化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在茶人心目中的极致地位,为其他地区可想而不可及。如果再将它与西部古老而又多样的区域文化和民族饮茶法,以及隐藏在戈壁深处的茶风、茶俗结合起来,西北必将成为当今世界茶人求新、探知之地,并给人以历史感、亲切感、神秘感和文化感。

  西北茶的商业文化庞大雄厚,陕商、陇商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当代商贸建设上,都为茶的经贸做出了重大贡献。特别是西安在发展茶文化的同时要尝试逐渐培育具有西北特色和品牌效应的茶叶商业文化。西部在做大茶馆业同时,一定要在做强上做文章,要有自己的特色。西安可以组织专家学者编写一本《西北茶文化》;还可以历史上的陕西茶商,或大唐茶宴为背景,创作一部文学或影视作品,扩大影响。

  (四)对茶马古道遗存树碑立传,并开发茶文化旅游线路

  中西部茶文化史上,有许多具有开创性、经典性的历史文化遗存,如西安是举行大唐清明茶宴的地方,是丝茶之路的始发地,是茶马互市的最早交易场所,又是历朝历代众多爱茶权臣聚集之地,这些都应树碑立传,既铭记历史,又可展示西安城市的历史地位,提升城市影响力。

  另外,还可结合西部茶的历史文化和人文景观,开展茶文化专题旅游,特别是陕甘新是古代陆上丝绸之路必经之地。丝绸之路是一条中国开辟最早、路线最长、资源最丰、行程最艰的以茶易马为特色的商贸古道,如今许多遗存犹在。陕西可与甘肃、新疆旅游部门合作,按照古丝绸之路,开展从西安出发,经宝鸡,上甘肃,过玉门关、汉长城,进新疆,去达坂城,到昭苏大草原或历史文化名城喀什,直至出境进入中亚、西亚、南亚等地的茶马古道游。这种茶文化进西域的专题旅游线路,对国内外广大爱茶人士来说,是有吸引力的。又如川陕茶马古道生态游,可从参观西安茶文化遗存开始,路经古陈仓、茶祖炎帝陵庙,再经古栈道、汉中封将台等景观,直达四川腹地,定会受到游客欢迎。此外陕西泾阳还是茯砖茶之源,具有400年左右的历史,若将它与古代茯砖茶原料供给地湖南益阳和陕南紫阳产茶区联系起来,又是一条难能可贵的茶马古道游线路。

  (五)控制茶叶成本,推广机械釆制技术,降低出口茶成本

  据国际茶叶委员会调查,至2013年,我国茶园面积246.9万公顷,占世界茶园总面积418万公顷的59.1%;全国茶叶产量192.4万吨,占世界茶叶总产量490.7万吨的39.2%。也就是说,我们用占世界茶园60%的面积,只换取了占世界茶叶40%的产量。而2013年全国茶叶出口33.2万吨,仅占世界茶叶出口总量186.0万吨的17.8%。特别是茶叶出口价格,近10年来一直在每公斤3美元左右徘徊。据2011年出口统计,我国茶叶出口平均单价,只是日本的1/9、越南的1/5、毛里求斯的1/3,也远低于印度、斯里兰卡、肯尼亚等茶叶生产和出口大国。追其原因,生产效率低下是重要原因之一。中国茶叶流通协会统计表明,2011年全国茶叶产值前百强中,涉茶农业人口为1455万人,产茶86.89万吨,人均年生产茶叶只有60公斤左右。而根据2007年的统计,肯尼亚人均年生产茶叶为490公斤,印度人均年生产茶叶为980公斤,斯里兰卡人均年生产茶叶为1400公斤,中国与它们差距甚大。因此,提高茶叶生产的机械化管理水平,已成为发展中国茶产业的当务之急。

  近年来,乃至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劳动力短缺现象凸显,农业生产成本增大。特别是采茶人员严重不足,茶叶下树率低下,也是我国茶叶单产低、效益低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实现茶叶生产全部机械化已迫在眉睫。在田间作业机械方面,实行采茶机械化更为紧迫。

  在茶叶加工机械方面,急需实行三个转变,即从传统加工机械向食品加工机械转变,从分段加工机械向连续化机械转变,从手工调控机械向智能化调控机械发展,才能使茶叶制造成本降下来,才能使劳动力短缺现象得以缓解,进而调动茶叶生产者的积极性,使茶叶出口走向常态化。

分享:

0
相关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2.0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2.0